家有老鼠
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九江市委员会发布日期:2017年05月10日打印本页关闭窗口

  

 

    

  女儿读初三后,为了保证她充足的睡眠,我们便在老街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个房子,六楼,朝阳通风,挺满意的。起初半夜偶尔听到一点动静,我并没有往心里去,还以为房子老,有点风吹草动很正常。    

   我发现家里有鼠小弟,是在初秋的一个夜里。睡梦中的我忽然被“啪”的一声响惊醒了。起床一看,原来厨房里一袋面掉到了地上。我很纳闷,没有风,面也不滚,怎么会掉到地上呢?仔细一看,面的包装被啃了个大口,面也被啃去了一大块。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厨房里的米、火腿肠,客厅里的瓜?#21360;?#26680;桃仁、饼干、苹果、梨等放在外面的东西无一幸免都被它啃食过。     

  君子之交淡如水,起初我想到了“忍”。我乖乖地把家里所有的零食、水果、蔬菜都收入柜子或是放进冰箱。可我的友善并未换得鼠小弟的理解,反而让他们觉得该屋主人颇为亲善,变得有恃无恐。找到吃?#27809;?#22909;,如果没找到吃的,那我们一整晚都别想睡好,不是?#24515;?#22836;就是啃砖块,声是一声比一声大,且声声入耳,仿佛告诉我们:你们就这样对待客人吗?你们想饿死我们吗?我们不好过,你们也别想好过,?#24230;?#30340;话赶快把吃的拿出?#31383;傘?/span>     

  我原有的一点怜悯之心已经荡然无存,什么精灵鼠小弟,米老鼠那些曾经美好的形象在我心里已经荡然无存,终于知道千百年来这无耻的鼠小弟为什么可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。于是便上演了一场人鼠拉锯战。     

  我想到买只猫来对付老鼠,可?#31456;?#26469;的都是小猫,?#35753;?#38271;大了,我们也搬出了出租屋。于是打电话求助爸妈,他们告诉我,现在有更便利的老鼠贴买,并嘱咐我们,老鼠能听得懂人话,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千万不可大肆声张,只能?#37027;?#22320;进?#23567;?#20110;是我立马买来一打老鼠贴,我们费了老大劲一张一张地撕开。在觉得凡是老鼠能出没的地方都放上,并在老鼠贴上放满它们最爱的火腿肠、红烧肉等做诱饵,一切都在?#37027;?#22320;进?#26657;?#23433;排妥当后,我便安安心心钻到暖暖的被窝里,单等老鼠们上套了。    

  接下来的几天,我们不得不由衷地佩服鼠小弟的警觉性和“反侦察”本领。它们大有不品尝完天下美食不罢休之意,任凭我们的诱饵以及它们曾经品尝过的美食多?#20174;?#20154;,都不曾光顾,对我们心存戒备,而且不断有新的食物被啃?#24120;?#19988;所到之处都留下?#20054;?#30340;屎尿。更可气的是:老鼠贴在他们面前没发挥任何的威力,倒是把我们的宝贝女儿给粘得牢牢的。“狭路相逢勇者胜?#20445;?#36825;一回合算是我们输了。 

  正在拿这小小的鼠辈毫无办法之?#20445;?#19981;?#20197;?#27425;发生:我刚为新年准备的价值一千多元的羽绒服?#20197;?#21033;嘴,被咬的残破不全,莫非此鼠小弟也在为新年做准备,需要臭美却因尺码太大而无法满足,?#24352;?#20043;下愤而毁之?     

  忍耐已经到了极限,?#24352;?#20013;的我愤而买来能够致鼠类三步内就毙命的烈性鼠药,投放诱饵诱杀小鼠。心想,不是我要害你,是你在不断挑战我的极限,是你在毁我,这下你总该完蛋了吧?     

  第二天起床一看,吃惊不小。天!现在鼠小弟胃口也忒大,塑料盒的鼠药一扫而空,想必是那老鼠药十分香甜可口,鼠小弟呼朋唤友拖家带口聚餐来了。嗨,管不了了,只要吃了就好。我得意地哼起了小曲。    

  然而暴行非但没有一丝收敛,?#21561;?#26356;加变本加厉,鼠小弟的嚣张气焰发挥到了极致——一天夜里,我起来上厕所,刚走到卫生间门口?#20445;?#31361;然只听到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眼前一只黑影从天而降,还?#21561;?#25105;?#20174;?#36807;来,那鼠小弟以?#21648;?#19981;?#25226;?#32819;之势冲入卫生间的下水道,跑了……我感到一股凉意“唰”地从脚后跟窜到脑门。随后只听到“啊”的一声惨?#23567;?#24819;必我那声惨叫不知搅了多少邻居的清梦。老公吓得顾不上穿鞋就冲出来,问:“怎么了,没事吧?”我半天才回过神来,指着下水道极力?#28982;?#24182;?#27604;?#22199;:“老鼠,就差那么一点点掉我头上了……”老公安慰我说:“没事,别怕,有我呢”。    

  先前几个回合之所以失败,那是因为没有找到鼠小弟的老窝,谁会想到现在的鼠辈们能上天入地。它们的老窝原来在阁楼上,那我们就来个直捣黄龙吧。     

  我们搬来桌椅,上去观察了下地形,不得不佩服鼠小弟们的啃咬本领——阁楼的门被他们咬去了一大块,里面就是个惨不忍睹的犯罪现场。     

  既然木头、砖块抵御不了他们的铜?#35272;?#40831;,那我们给来块厚厚的铁板牢牢得封死,把他们都关进阁楼里,就等着自生自灭吧。     

  封住的当晚,鼠小弟们发起了总攻,做着垂死前的挣扎……     

  在这场人鼠拉锯战里,我明白一个?#35272;恚?#20877;?#33529;?#30340;老鼠也斗不过好猎手,就如最近热播的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里赵立春、高育良、祁同伟等无论是进行过什么样的人格美容,他们都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伪装得再好、再?#33529;?#20063;斗不过好猎手沙瑞金、侯亮平,最终斗不过人民。人有人道,鼠有鼠道,都得懂规矩,无规矩不成方圆,权利如不放进制度的笼子里,还会有无数个赵立春、高育良、祁同伟的出现。( 刘淑敏) 

广岛三剑对墨尔本胜利预测
博客来下载 麻将游戏下载 微信交易单号尾数技巧 星空斗地主在哪下载 百家利官方网站 北京pk10技巧高手赚钱 欧泊彩票是真的吗 性感美女内衣自拍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开奖 金凤凰彩票下载 人体艺术网 11选5技巧稳赚高手 中国象棋免费下载真人版 000069股票行情 25公斤美国美女图片 国产毛片